用漫画对比《沙丘》2021版电影与原著的不同

2021-11-08 00:36 来源:蒙太奇印像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虽然漫威漫画早在1984年就出版了《沙丘》漫画,但这部漫画是根据同年同名电影改编的,与1965年的原著小说存在较大差异。真正改编自《沙丘》原著小说的漫画要到2020年才问世,即艾布拉姆斯漫画艺界(Abrams ComicArts)的《沙丘》图像小说。这套漫画是目前最忠于原著的图像化改编作品,几乎没有遗漏和修改原著的任何场景。小说分三卷,它也分三卷,而且起止位置与小说三卷的起止位置完全吻合。目前第一卷英文原版已于2020年11月24日出版,简体中文版已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第二卷和第三卷尚未出版。

所以,借助这部漫画对比《沙丘》2021版电影修改了原著小说的哪些地方是最直观的。不过,漫画第一卷的结束位置比电影更靠前一些。在电影里,邓肯·爱达荷的牺牲、列特-凯恩斯的死亡、保罗与贾米斯的决斗等都属于原著第二卷的内容,因此没有在漫画第一卷内呈现。

一、电影没有呈现的情节

1、谁是叛徒?

在电影里,莱托公爵仅仅隐晦地表达了对杰茜卡可能背叛的疑虑。除此以外,并没有其他人对杰茜卡的忠诚表示怀疑。但在原著中,在阿特雷迪斯家族沦陷前,杰茜卡与图弗·哈瓦特互相猜疑对方是贯穿始终的线索,其中还包含莱托公爵自己演的一出戏。

在原著中,当保罗的生命在房间里遭到寻猎镖(hunter-seeker)威胁时,杰茜卡意外在住处发现一间郁郁葱葱的大温室。在里面一片树叶上,住处先前的主人、同为贝尼·杰瑟里特姐妹会成员的伯爵夫人玛戈留给杰茜卡一封信,告诉她哈科南家族计划伤害保罗。

这时,保罗手持寻猎镖逃进温室。如此严重的安全漏洞让杰茜卡怀疑哈瓦特是叛徒。

而哈瓦特方面也从哈科南家族的信使手里截获一张便条,里面声称莱托身边的爱人会摧毁莱托。这让哈瓦特怀疑杰茜卡是叛徒。

接着,莱托表示了他应该娶杰茜卡为妻,而他之前不结婚是为了保持与其他贵族政治联姻的可能。

接着,莱托表示了他应该娶杰茜卡为妻,而他之前不结婚是为了保持与其他贵族政治联姻的可能。

在电影里,莱托是直接在床上对杰茜卡说想娶她的,不是对儿子说的。

后来,连邓肯·爱达荷都酒后吐真言,认为杰茜卡是哈科南家族的间谍。杰茜卡拿起一杯水就往邓肯脸上浇去。

最后,杰茜卡与图弗·哈瓦特当面对质,杰茜卡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要求哈瓦特去找出真正的叛徒。但为时已晚,当晚哈科南家族就发动了进攻。在漫画里,这场戏顺便解释了门塔特的嘴唇呈现红色是因为要喝萨福汁(sapho juice)——这种来自埃卡兹(Ecaz)的饮料能增强门塔特的思维能力。

莱托遇害后,在沙漠帐篷里,保罗终于告诉母亲,父亲从未怀疑过她,而且应该娶她为妻。

2、宴席

在电影里,“Here I am, here I remain”是莱托的临终遗言。

宴席开始后,公爵在向宾客祝酒时,说了那句名言:“Here I am, and hereI will remain.”

在电影里,“Here I am, here I remain”是莱托的临终遗言。

在宴席上,杰茜卡看出宇航公会的银行家是哈科南间谍,怀疑宇航公会也在暗中反对阿特雷迪斯家族。

宴会进行到一半,莱托有事先走一步,让儿子保罗主持宴席。不一会儿,他就传来消息,先前在沙漠里失踪的运载器(carryall)找到了,原来是被哈科南间谍偷到了走私者基地里。现在人赃俱获,还发现哈科南家族走私了一批激光枪和护盾进来。

3、派特·德夫里(Piter deVries)觊觎杰茜卡

在原著中,哈科南家族的门塔特派特·德夫里其实一直觊觎杰茜卡。

因此阿特雷迪斯家族沦陷后,杰茜卡一度被带到哈科南男爵和派特面前。但男爵让派特选择:要么带着杰茜卡离开帝国,要么放弃杰茜卡,成为阿拉基斯的统治者。派特最终在美女和权力两者间选择了权力。杰茜卡这才被带上飞往沙漠的扑翼机。

4、格尼·哈勒克(Gurney Halleck)弹琴

在原著中,格尼·哈勒克其实是巴利九弦琴(Baliset)弹唱家。他甚至带着一把琴上扑翼机去沙漠里视察香料开采车。

电影没有表现格尼·哈勒克的弹琴技能。相关镜头拍摄后被删减了。

5、费德-劳撒(Feyd-Rautha)

在原著中,哈科南男爵其实有两个侄子,一个是电影里出现的格洛苏·拉班,另一个是比拉班小了41岁的费德-劳撒·哈科南。

6、邓肯的晶刀(Crysknife)

在原著中,斯蒂尔加(Stilgar)会见莱托公爵前,邓肯向公爵解释了他自己那把晶刀的来源:他救了被哈科南雇佣兵打成重伤的弗雷曼信使图罗克(Turok)。虽然图罗克最后还是死了,但把自己的晶刀留给了邓肯。事实上,正是这件事让阿特雷迪斯家族赢得了斯蒂尔加的尊重,他才会向公爵“吐口水”。另外,按照弗雷曼人的传统,晶刀是不能随便出鞘的,因为一旦出鞘必须见血。

7、韦林顿·岳医生(Dr. Wellington Yueh)是怎么救杰茜卡和保罗的

在原著中,重返阿拉基斯后,哈科南男爵计划先让派特·德夫里折磨当地人,然后让自己中意的继承人费德-劳撒以拯救者的身份去解救当地人,从而为哈科南家族赢得民心。

在原著中,重返阿拉基斯后,哈科南男爵计划先让派特·德夫里折磨当地人,然后让自己中意的继承人费德-劳撒以拯救者的身份去解救当地人,从而为哈科南家族赢得民心。

派特被莱托公爵用毒气毒死后,男爵转而让格洛苏·拉班去折磨阿拉基斯人。等他折磨够了,再派遣费德-劳撒去争取民心。

9、炮轰盾墙山(Shield Wall)

在原著中,阿特雷迪斯家族的残兵败将最后撤退进盾墙山(Shield Wall),但遭到哈科南家族的连夜炮轰。短篇小说《沙丘:卡拉丹海洋的低语》(Dune: A Whisper of Caladan Seas)及配套漫画讲述了阿特雷迪斯家族精锐部队被困在山洞内的传奇遭遇。

10、上校帕夏约帕蒂·科洛纳(ColonelBashar Jopati Kolona)

在原著中,莱托公爵遇害后,弗拉基米尔·哈科南男爵一度与一位萨德卡军人发生争执,这位萨德卡说了一句经典台词:“皇上命令我,要保证他的皇室表弟死得痛快,不能受苦。”他就是萨德卡的上校帕夏约帕蒂·科洛纳。他的故事被记载在短篇小说《沙丘:萨德卡之血》(Dune: Blood of the Sardaukar)及配套漫画里。

11、保罗提到很多事情

在原著中,阿特雷迪斯家族沦陷后,保罗提到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拿到家族的原子弹。按照帝国《大公约》,原子弹是不能被用于人类的。

保罗还说他知道杰茜卡怀了个女儿。

但在电影里,保罗是在家族沦陷前对杰茜卡说他知道她怀孕的,而且没提到孩子的性别。

最劲爆的是,保罗直接指出,杰茜卡其实是男爵的私生女。所以他们母子俩既是阿特雷迪斯家族的人,也是哈科南家族的人。

二、相同情节,原著与电影的不同表现

对保罗进行了痛苦考验后,杰茜卡与盖厄斯·海伦·莫希亚姆的对话在原著中发生在室内,在电影里则发生在室外。

原著里的韦林顿·岳医生留着马尾辫,而且实际年龄已经102岁。电影里的岳医生没有留辫子。演员张震拍戏时43岁。原著只是暗示岳医生是东亚裔,但未必是华裔,他和保罗也没说过汉语。

在原著中,针对椰枣树的对话发生在杰茜卡与岳医生之间。在电影里,这段对话发生在保罗与椰枣树保养员之间。

在原著中,格尼·哈勒克是跟随阿特雷迪斯家族最后一批人抵达阿拉基斯的。而在电影里,他是跟着莱托公爵一家一起抵达的。

在原著中,列特-凯恩斯博士是白人男性,是保罗日后的爱妾查妮(Chani)的父亲。在电影里,列特-凯恩斯博士变成了黑人女性。她和邓肯的对话暗示她知晓哈科南的阴谋;保罗说她爱上过一个弗雷曼人,但在战斗中失去了他。这些设定在原著中都是没有的。她在电影里被萨德卡一刀捅死在沙漠里。而在原著中,他被哈科南家族扒去了蒸馏服,抛弃在沙漠中,最后死于香料爆炸。

原著里的扑翼机更像鸟;电影里的扑翼机更像蜻蜓。

原著和电影里的香料开采车在外型上也略有区别。原著里的香料开采车更像《星球大战》里的贾瓦人沙漠履带车。

原著里的香料开采车上有26人,而运载器根本就没来。电影里的香料开采车上有21人,而运载器虽然来了,但一根锚发生故障,导致无法拉起开采车。

在原著中,莱托公爵是先发现走私者埃斯马·图克(Esmar Tuek)的尸体,然后才发现侍女沙道特·梅普斯(Shadout Mapes)的尸体。而电影里没有埃斯马·图克这个人物,所以莱托直接就发现了沙道特·梅普斯的尸体。

在原著中,皇家萨德卡是秘密帮助哈科南家族屠杀阿特雷迪斯家族的,所以都穿着哈科南家族的制服。而在电影里,萨德卡的身份完全公开,丝毫不伪装。

在原著中,莱托公爵临死前没有裸体。

莱托公爵释放毒气后,在原著中,哈科南男爵躲到了门外,在电影里,他躲到了天花板上。

三、细思恐极的细节

原著小说只是简单地交代了岳医生的老婆万娜已经遇害,没有更多细节。但在漫画里,岳医生被杀前,可以在哈科南男爵的餐桌上看到一具形似肋骨的骸骨。而在电影,哈科南家族的“宠物”居然是一个能听懂人话、有六条人类手臂的黑色蜘蛛形怪物。莫非,这具骸骨和这个蜘蛛怪就是惨遭折磨的万娜?

《沙丘》原著小说漫画版第一卷可在天猫、京东和当当的中信出版集团官方店购買。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