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的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

2021-05-24 07:24 来源:财经自媒体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广东的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

来源:米宅官微

1

广东省各城市的人口普查数据出来了。

人口超千万的城市有三个,广州,深圳和东莞,分别是1867,1756和1046万,第四名佛山人口950万。依次排在后面的是湛江,茂名,惠州,揭阳。

人口和GDP是否挂钩,从广深佛莞来看,人口越多经济越强,但再往后这个定律就失效了。

人口数量第五的湛江,GDP排名第十,人口只有244万的珠海,GDP排名第六。

2020年,广东省的GDP仍然全国排名第一,110761亿,第二名江苏,和广东只差8000亿。

和江苏的共同富裕不同,广东的高GDP是靠珠三角的几个城市撑起来的。

从2020年各地市GDP总值来看,广东已变成了全国贫富差距最大的省份。

做一个对比图会更直观,深圳的GDP是云浮的27.6倍,GDP不足2000亿的城市有8个。

对比一下河南,这个北方并不富裕的省份,2020年18个城市的GDP排名。

排名第一的郑州GDP只有12003亿,远低于深圳和广州,但是:

1、郑州GDP是排名最后的济源的17倍,差距小于广东。

2、GDP低于2000亿的穷市,河南5个,广东8个;GDP在2000-4000亿的中等水准城市,河南11个,广东8个。

这说明,广东的贫富差异要比普通省份大的多,少数几个城市非常富,穷城市和普通省份比起来不但更多,而且更穷。

2

多年前流行过一句话: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

这句话早该改一改了,改为:东西南北中,发财到珠三角。

广东省,已经变成了只有中心很小一块区域富裕,周边绝大部分区域贫穷的省份,财富对比呈断崖式下跌,再也不要说广东是个富裕的省份了。

广东那些穷的城市有多穷?

19年我去梅州,回来时路过五华,省道两边有很多农村自建的小楼。

那些用红砖砌成的二层小楼,绝大部分没贴瓷砖,没粉刷外墙就入住了,有的连窗户没装就住人了,还有不少建到一半就停工烂尾了。

当时没拍照,图片是网上找的,建筑风格类似,当时就被五华的贫穷震惊了,心想大河南的农村也比这强多了啊。

广东富裕的只有珠三角几个城市,像惠州,中山这种投资客看不上的城市,都能排到广东GDP的第五和第九,是实打实的广东中上水准。

3

广东贫富差距这么大是什么造成的,政策还是地缘?

广东分为粤中,粤东,粤西和粤北四大区域。

粤中:广州,深圳,东莞,佛山,珠海,惠州,中山,肇庆,江门。

粤西:湛江,茂名,阳江。

粤东:汕尾,揭阳,潮州,汕头。

粤北:韶关,河源,梅州,清远,云浮。

单从地缘来看,粤北确实自然条件不佳,既不临海又多山,粤北穷可以理解,但粤东,粤西和粤中在地缘优势上没有本质差别。

粤中坐拥珠江三角洲,成为经济核心不奇怪,但粤东和粤西的自然条件并不差,当初也都享受了优惠政策,无论论如何不应该和珠三角差别这么大。

粤东的潮汕平原是广东第二大平原,汕头是三江出海口,把守广东东南要冲。

粤西的领头羊湛江,坐拥雷州半岛,五十年代就建成了港口,机场,火车站,曾经是广东第二大城市,有“北有青岛,南有湛江”的美称。

上世纪八十年代,粤西的湛江,粤中的深圳,粤东的汕头,都面临着历史性发展机遇,国家都给足了优惠政策,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开始冲刺。

三十多年过去了,粤东和粤西如何输掉了这场关乎命运和前途的排位赛?

4

92年南巡之后,珠三角城市纷纷设立三来一补,吸引外资,湛江的主政者却放弃了自己的天然良港,铁路和机场,放弃了沿海城市优惠政策,放弃对制造业的引进,大搞两水一牧,即水果水产和畜牧业,亲手改写了自己的命运。

放弃发展风口的同时,湛江官商勾结走私成风,98年震动全国的走私大案货值高达110亿,湛江刚起步的投资环境和经济秩序被砸的稀烂。

两水一牧和走私泛滥,让湛江失去了整整二十年。

从95年到99年,湛江经济年平均增速6.9%,不仅低于广东省10.2%的平均增速,还低于全国8.3%的平均增速。

2000年后,珠三角大局已定,湛江没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湛江没落,依附于湛江的茂名和阳江一同没落。

粤东的汕头,同样是高开低走,汕头八十年代和深圳,厦门,珠海一起,被钦点为四大经济特区之一,风头一时无两。

当时的潮汕商人建起了大量的服装厂,玩具厂,电子厂,食品厂等劳动密集型产业,当年的汕头红极一时,无数劳工涌入潮汕。

整整二十年过去,汕头一直在这些低端产业打转,迟迟不做产业转型和升级,95年后被深圳为代表的珠三角迅速超越。

和湛江一样,汕头的走私和逃汇骗汇十分猖獗,守法商人在汕头寸步难行。

2000年后,营商环境混乱,商业信用低下的汕头自食恶果,企业开始批量外迁,经济极速滑坡。

汕头跌倒,周边的潮州,揭阳,汕尾也无法独善其身。

5

反而是珠三角的深圳,东莞,广州和佛山,抓住了历史性的发展机遇,八十年代引进制造业,九十年代实现产业升级,2000年后加强城市管理,一骑绝尘,和粤东西北的差距越拉越大,顺便还稍带着周边的珠海,中山和惠州一起奔小康。

珠三角的崛起,有时,有运,更有自身的眼光和努力。

而在竞争中落败的这些城市,现在面临的不仅是经济增长乏力,人口流失,还有基础建设差,行政环境差,教育医疗差等多项社会问题,环环相扣恶性循环无力自拔。

广东省贫富差距巨大,不能简单归结为政策倾斜、自然环境和城市虹吸,更多是本土营商环境和主政者能力造成。

哪怕是深圳,走到今天也不是必然,而是幸运,是天时地利人和集于一体的大成,四十年稍有一步行差走错,深圳就不是今天的深圳,珠三角也不是今天的珠三角。

珠三角崛起之后,国家制定的战略任务是:先富带动后富,珠三角带动粤西粤东两翼。深汕合作区的成立,不仅是深圳缺地的结果,还是深圳对粤东的拉动。

先富带动后富,思路是对的,但结果是成还是败,责任不仅在珠三角,更在后富者本身。